是柏洱,头像水洛星绘。
名字里的柏作为姓念bai。
凹凸主嘉金雷安。是雷吹。
语c皮金和伊地崎丽奈
月歌隼吹阳吹
Dancing Line的安利狂魔
颜控声控。
总之、能关注我真的非常感谢你啦。
如果能一起聊天——无论什么都很欢迎哦?

#糖份超标

麻麻这个人真的好到爆了我ihefkasfgjwf语无伦次地谢谢她!这个生日礼物太棒了吧!!!!!

宋好梦.:

柏洱洱生日快乐!!很高兴认识你!!!
摸了个嘉金甜饼给你❤️希望你能一直都开开心心的
@柏白白白白白 
题文无关(你)

-“你站在我面前,就像是整个宇宙的星光都洒在你身上。”

天气已经开始转凉,嘉德罗斯还是穿得很单薄,为此金有些不满。他抱着书站在嘉德罗斯身边苦口婆心地嘟嚷着说万一着凉了感冒了可怎么办才好呀。
一张白嫩的小脸皱成苦巴巴的一团。
嘉德罗斯不耐烦地合上书毫不客气地捏住他的两颊,让他的话语都囫囵在嗓子眼里变成一串语不成调的含糊抗议。
“我会照顾好自己,不需要你费心。”
嘉德罗...

 

一个拥抱

-嘉金

-是个小甜饼


“好冷啊……”金朝着手心哈气,还没有到六点天却已经彻底暗下来了,他沿着路边走着,温度在晚上更加地冷了起来,他缩了缩脖子,路边的梧桐树的叶子随着冷风刮到了地上,索索的声响。

他百般聊赖地低下头数着地上的落叶。突然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朝远处望去。

他金发的恋人站在不远处,手里提着一个袋子,隐约可以看到是几罐饮料。金忽然弯了眸子,迎着仍旧寒冷的风跑了过去,嘴里嚷嚷着。

“嘉德罗斯——”

他扑到他的怀里。双臂紧紧环住对方的腰。啊啊,暖乎乎的。他这么想。

他从他的怀中抬起头来,蓝色的眼睛里映着他最喜欢的人的身影,他抽了抽鼻子,软软糯糯地说话。

“你来接我回家啊?”...

 

【嘉金】无罪[3]

-嘉金中心

-ooc预警

-神明嘉和人类金


*

第十九次。

随着光芒的散去,嘉德罗斯再一次出现在原先他所在的地方,他阴沉着脸,金色的眸子扫过去,落在那个小机器球身上,然后毫不客气地一把揪住它,以便发泄自己的怒火。

“你这家伙,到底怎么解除这个该死的限制?!”

小机器球此时抖得像个筛子,面前的神明的怒气着实是他承受不来的,它在心里复读了几遍丹尼尔大人的嘱咐,企图找到一点勇气,它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来,最后还是没有绷住脸,连带着话语都要带上了哭腔。

“我、我也不知道啊!”

“那给我找那个丹尼尔!谁要在这里管一个渣渣的死活!”

“这个、丹尼尔大人说只有...

 

-占tag歉

-是嘉金透明墙的梗(所以我为什么还不在复习)

-不同平行空间但是隔着一堵神奇的透明墙谈恋爱!


面前的少年蓝色的眸子眨了一下,他那里正在下雪。有几片落在他的脸颊上,慢慢化成了水珠。嘉德罗斯沉默了几秒,隔着那堵透明的墙,他看得见金周围的一切,还有金——他突然傻傻地扯出来的笑容。他说,嘉德罗斯。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吧。

嘉德罗斯啧了一声,不耐烦地向着金招手,金不明就里地凑到墙边,蓝色的眸里映着他喜欢的人的面庞。然后嘉德罗斯矮下身子,隔着那堵该死的墙,对着金的嘴唇来了一个触不到的,却仍旧霸道的吻。然后他开口。你的初吻是我的了,渣渣。

所以,你也永远都是我的人。

 

【嘉金】无罪[2]

-嘉金中心

-ooc预警

-神明嘉和人类金


嘉德罗斯有点不爽。

几分钟前,他不小心在和其他神仙干驾时一棒子砸上了一座神殿。那是一座还没维修完毕的神殿,但在天界众多神殿中,这个神殿还蛮有名气,据说主神大人每年都会到这里来进行游览,而不在的时候也会派那位无比靠得住的丹尼尔大人来维护。可惜,在黑黄相间的棍子下,神殿的上半层已经完全消失地一干二净,徒留下底部的断壁残垣颤颤巍巍地立着,好像再来一阵风也会和上半部分一样毫不留情的化在空气中。


不过——嘉德罗斯从来不在乎这些。他战意正浓,这位神明的威压压着四下的神明几乎喘不过气来,但没人敢阻止他,众神默默地退到相对安全的位置,遥望着...

 

【嘉金】无罪 [1]

-嘉金中心

-ooc预警

-神明嘉和人类金


你们从刚出生开始就有罪。

初听到这句话的金沉默不语,他将别人吩咐下来的事情依次的、小心翼翼的做好,然后缩紧了自己的身子,躲藏到墙角的阴影处。他金色的头发此时被漆黑的色彩掩埋,再没显现出本属于他的耀眼的光。


若是有人谈论起那些终日只得待在黑暗的地方永不得翻身的人,那必然是金这种了。出生开始便只能忍受别人趾高气扬的使唤,做一个战战兢兢的仆人,和灰姑娘一样只能睡在满是炉灰的壁炉旁,起早贪黑,匆匆忙忙地做这做那,却没有灰姑娘那般幸运,在舞会上光彩照人,他们永远都是一颗蜷缩在角落里不起眼的灰尘,没有一个人会注意...

 

© 柏白白白白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