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柏洱。近期咸鱼休肝中。
卡艾嘉金好文明。
全员cp乱炖ing…
拒嘉瑞嘉谢。

【嘉金】Travel-Day1

-序章指路♪

-联动 @沉沉沉沉沉儿 

-第一站 哈尔滨


*1.6

黑龙江哈尔滨


“渣渣!给我穿上!”

 

“不要!你这个自大狂想要热死我吗!”

 

金把裹在脖子上的厚重围巾胡乱地一把扯掉,气呼呼地瞪向嘉德罗斯:“这还是在飞机上诶!再怎么说也不该在开着暖气的地方把我就包成一个饺子吧!”被瞪的人倒是完全没有被威慑住,而是同样瞪了回去:“你是白痴吗?如果不想一下飞机就冻成冰块现在就给我包严实点!你没看到目的地是哪儿吗?”

 

好像到现在金才稍微领悟了一点,他自知理亏地缩了缩脖子,小声地嘟囔,却又刚好能让嘉德罗斯听到:“我们......真的要去哈尔滨吗?”那可是哈尔滨啊!一月份的时候温度怕不是已经跌到零下十几度了吧!这么冷的地方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能够放开来玩,啊不,去度蜜月的好去处吧......金微微打了个寒颤,显然已经想象起那里冰天雪地的场景了,只不过没想多少,他的脑袋就被一件厚重的棉袄盖住了。他愤愤地从衣服中间探出头来,迎面就撞上嘉德罗斯凑过来的手,他嘀咕了一句,抬头,看见嘉德罗斯递过来的手机上缤纷的宣传页:“——哈尔滨国际冰雪节?”

 

嘉德罗斯微微点头,又将之前被金扯下来的围巾围在他的脖子上,金勉强配合着他围好了围巾,视线却一直黏在那个手机上没有移开,随着宣传页的下滑,他的眸子逐渐亮了起来,突然,他合上手机,转过头去盯着嘉德罗斯,嘴角是抑制不住的笑容:“嘉德罗斯!我真是爱死你了!”嘉德罗斯拿衣服的手一顿,金敏锐地察觉到他的耳尖有些发红,于是他又凑到他面前,用手环住他的腰,轻轻念叨着:“——最喜欢你啦。”

 

“......”

 

“嘉德罗斯?”

 

“......闭嘴!快穿衣服!”

 

 

*

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

 

等到下了飞机,金才发现之前不论是自己怎么的想象哈尔滨有多么寒冷,都没有亲身体验来的实在,他哈出的气化成冰渣,哗啦啦掉到地面上,这时候还没有下雪,天是晴的,阳光照得眼睛几乎睁不开来,金拽着嘉德罗斯的手飞快地走向出口处,行李箱在光滑的地面上拖起来毫无阻力,金就时不时的撑着行李箱滑行一阵,像个小孩子一样地笑个不停,嘉德罗斯跟在后面,看着金滑到前面去,又滑回来。

 

“你是个小孩子吗。”到了停车处,嘉德罗斯终于忍不住把在远处雪堆上踩来踩去的金拉回来,硬是不顾金的抗议把他塞进了车子里。

 

“是雪啊——我从来没看见过这么多的雪!”金扒着车窗,鼻尖被寒风吹的通红,终于他的视线离开了之前踩过的雪堆,把窗子关上,以免寒风钻进来把自己冻着。他看着嘉德罗斯发动车子,打开导航,突然就又忍不住地笑了起来。惹得嘉德罗斯腾出空来看了他一眼:“......冻傻了?”

 

“没有。”金摇摇头,车子开始移动,很快的开上了公路。他没有问接下来要去哪里,因为任何地方,只要和嘉德罗斯在一起,他总是觉得是最开心的时候了。所以他说:“我只是真的真的觉得——”

 

“好开心啊。”

 

不论是来到哈尔滨,看到了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这么多的白雪。

还是因为——我现在和你在一起。

 

 

*

道里区哈尔滨中央步行大街

 

到宾馆放置好行李后金一扫在旅途中的疲惫,即便在室内暖气的作用下他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可比较一下晚上的夜游时光——金觉得,还是出去逛逛比较好。

 

嘉德罗斯似乎也对这个提议没有什么意见,他查了一下室外的温度,让金穿的再厚实一点,金看看摊在床上的一沓衣服,一边挑挑拣拣一边小声抱怨:“我都已经裹得像个大胖子了居然还要再穿衣服……”然后成功的获得了从嘉德罗斯那里来的白眼一枚:“晚上的温度是零下十度以下,想被冻死吗。”

 

真是……明明出来玩穿成这样一点都不美型了啦!

 

嘉德罗斯开车带金去的地方是哈尔滨有名的游览景点:哈尔滨中央步行大街。此刻天早已黑了下去,而步行大街却无比地灿烂辉煌,每一栋西式建筑的灯光全部亮起,倒映在这条大街独有的方石路上,金黄一片。

 

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有不少的游客在这条大街上逛街,拍照留恋,金蹭蹭地跑到大街上的人形雕塑边,颇有兴致地摆出和它同样的姿势:“怎么样嘉德罗斯!像不像!”他歪着头朝嘉德罗斯笑,不料蹭到了青铜雕像的身子,随即是一声惊叫:“好冰!”

 

傻子。嘉德罗斯看着金揉着自己的脸,好像突然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大呼小叫,他金色的头发在灯光的映照下越发的明亮起来,就像一个小太阳一样。周围有外国的旅客走过,看着这个调皮的大男孩微微笑起来。金顿时收敛了,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讪笑着,不过很快他又恢复过来,踩着地上薄薄的一层雪往前面跑去,留下一串脚印。

 

嘉德罗斯默不作声地收起手机,关闭了摄像头,金在前面向他招手,他不自觉地提起笑来,有点张扬,还有那么一些的温柔。

 

“嘉德罗斯,拍张照片吗!”

 

“不要。”我刚刚已经拍过了。

 

“诶——但是这里的光线很适合你啊!金黄色的,多漂亮!”

 

“……好好走你的路,不要踩到冰块滑跤。”也很适合你。

 

“唔。我又不傻!啊,冰糖葫芦——”

 

明明已经傻得无可救药了。嘉德罗斯挑眉,金在前面的店铺里买下两个外观精美的糖葫芦,红红的,裹着一层透明的糖衣。他跑到嘉德罗斯身边,他自己的冰糖葫芦已经被咬了一口,他凑近了,把冰糖葫芦递到嘉德罗斯嘴边:“尝尝看!超好吃!”

 

金的眼睛亮亮的,紧盯着嘉德罗斯,于是嘉德罗斯顿住了,他避过凑过来的冰糖葫芦,直接吻上金的嘴唇。

 

“……?!”

 

金睁大了眼睛,两个人站在街道中央,在人流中停了几秒,然后嘉德罗斯松开他,眼里有点狡黠的光在闪动。

 

“尝过了,酸酸甜甜的,很好吃。”

 

一瞬间就红了脸颊,金不自觉的又舔舔自己的唇角,将冰糖葫芦塞一根在嘉德罗斯的手上,然后再咬了一口自己的冰糖葫芦。

 

……本来应该是酸酸甜甜的冰糖葫芦,现在怎么只剩下甜味了呢?


评论(5)
热度(40)

© 云柏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