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柏洱。近期咸鱼休肝中。
卡艾嘉金好文明。
全员cp乱炖ing…
拒嘉瑞嘉谢。

【嘉金】Travel-Day2

-Day 1 指路♪

-联动 @沉沉沉沉沉儿 

-第一站 哈尔滨


*1.9

宾馆

 

嘉德罗斯早上起来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平常一直需要自己强行叫醒的金不见了踪影,他坐起来,好一会儿才发觉窗帘没有拉严实,而金正扒在窗户上,两眼发亮地朝外看。听到声响,他转头扑在床上,开始把嘉德罗斯的羽绒服往他身上套:“快起来快起来!外面下雪了!”他顿了顿,眼神朝窗户那儿飘,又正经地补充,“是北方那种鹅毛大雪!外面有人在铲雪呢!”

 

金早上叫嘉德罗斯起床的次数可以说是少之又少,不过他实在是太兴奋了,在哈尔滨,所有的事都和南方差异颇大。这时在房间里开了暖气,惬意无比,而室外则是零下十几度,一片冰天雪地。

 

这有什么。比起玩,寒冷完全可以抛之脑后!金看着嘉德罗斯慢条斯理地套上衣服,急的快要跳脚了,最后他索性三下五除二给嘉德罗斯胡乱扣好扣子,急匆匆地戴好手套,就冲出门了。

 

雪啊!那可是白花花的雪——宾馆的大门近在眼前,金恨不得立刻飞出去,却被一股力气硬生生拉的偏转了方向。

 

不用想都知道是谁。金挥着拳头进行抗议,然后被凉凉的一句话将所有抱怨堵在喉咙里:“你不吃早饭就打算出去吗。”

 

早上7时45分,金的雪仗计划华丽地被嘉德罗斯的一句话否决了。

 

 

*

雪乡

 

“渣渣。”

 

金偏头盯着窗外,透过后视镜能看到他的嘴微微嘟起,看上去有点不开心。嘉德罗斯沉默几秒,复又开口,语气里带着认真。

 

“金。”

 

“…嗯。”金闷闷地应了声,显然是早上没能出去打雪仗让他现在有点兴致不高,又或者是,有点生闷气了。不过说实话他也没有特别生气,只是难得的,想看看嘉德罗斯会怎么哄他。

 

因为这么点小事生气不是金的风格。

 

“今天去雪乡吧。”

 

雪乡?金眨眨眼,这个有点熟悉的名词轻而易举地把他拉回昨晚的中央步行大街,那边放置的景点册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盯着那册子上的某一页看了许久,上面堆着厚雪的房子古典,红灯笼又有一股喜庆的气息。

 

……看册子的时候又被嘉德罗斯看到了啊。

 

金有点懊恼地抓抓头发,笑容却也跟着爬上脸颊。

 

“怎么,不板着脸了?”嘉德罗斯的视线掠过金,语气中带着戏谑。

 

“你不是知道我不是认真的吗——哎,还想看你哄我的来着。”

 

“你还要哄?”嘉德罗斯将车停好,示意金穿上衣服,“下车。我们要走过去。”

 

金嘀咕着,磨磨蹭蹭地套上衣服,刚打开车门,随着冷空气一并到来的,还有一个温热的吻。

 

嘉德罗斯直起身,也不掩饰一下笑意——得逞后的笑意。他径自转过身,声音传到后面还发着愣的恋人的耳朵里:“现在哄过了。”

 

金摸摸唇,嘿嘿傻笑起来,追上前面的人,嘴也不停着,顺带着哈出阵阵热气:“喂你这是单纯地吃我豆腐而已吧!”

 

“你哪有什么豆腐好给我吃?不是你让我哄的,什么方式我来定有问题吗?”

 

“这倒没问题…。”

 

雪乡的样貌渐渐清晰明了起来,棕褐色的房屋围在一起,也有些是一排排整整齐齐的,红色的装饰和棕色的房屋主调相应着,好看的紧。

 

金却没急着往前走,通往雪乡的路上有几个雪坡,上面斜斜的插着几棵叶子全部掉光了的树。若是在南方,光秃秃的枝干绝不会被说好看,但在哈尔滨——

 

本应该是褐色的枝干被白雪裹住一层,与整个雪地融为一体,阳光洒下来,映在树枝上、雪地上,整个世界好像被洒满了宝石般闪耀起来。

 

这用“漂亮”、“好看”这些词根本就形容不出来。

 

不过金毕竟是个贪玩的主,嘉德罗斯倒还顺手拍了几张风景照,颇为满意,金却将脚探进雪地里,歪歪扭扭地往小树那里走,走到附近了,就伸手去碰一碰那些白色的物质。

 

白色的东西不是雪,所以并不像金想象中的一样脱落了下来。

 

“这是霜吗……”他又好奇地碰来碰去,乐此不疲,有些小小的冰颗粒粘在手上,又滑落到雪地中去。

 

嘉德罗斯没拦着,他看着金一路走一路摸摸碰碰,脚陷入雪地里留下了很深的印子,有的时候陷的深了,他就顺手把金提起来,在慢悠悠往前走。

 

这时已经到了黄昏,太阳只露出一条线来,慢慢的沉入山的另一边。

 

天开始黑下来了。景物变得模糊不清了起来,金终于玩够了,凑回嘉德罗斯身边:“你怎么不叫我呢——这都晚上了!”

 

他抬头,嘉德罗斯还是那副不急不躁的模样。然后他反握住金的手,带他往另一边走去。

 

金没说话。前面的人的发丝在寒风中依旧飞散着,看起来有点乱糟糟的,但嘉德罗斯还是嘉德罗斯,他轻轻一瞥,周围的事物总是能迅速安静下来,这种情况源自于他本身的威慑力,这也说明了——

 

他生来为王。

 

不过。

 

金低低笑起来。

 

那他也只能是我一个人的王。

 

嘉德罗斯停在一栋房子的后方,带着金上了楼梯,顺手把挂在楼梯上的冰棱清理掉,房子不是很高,但是楼梯间隔较窄,上去时好像一脚踩着有点虚浮的感觉,但是金牵着嘉德罗斯的手,丝毫不担心这个,他跟着嘉德罗斯拐来拐去,最后来到了一个阳台。

 

他的眼睛微微睁大了。

 

阳台处于高处,站在这里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恍惚感,视线所及之处是一排排矮小的房屋——这便是雪乡中的建筑物,房屋边是有浓厚的乡间气息的小篱笆,被厚重的雪盖得像天上的白云飘到这处来了一般,夜晚家家户户亮起了红色的灯笼,喜气洋洋的。红色的光铺天盖地,游人在小乡村中走来走去,脸都被光照的红润喜人。

 

雪乡的夜晚,远远比白天好看得多。

 

嘉德罗斯靠在阳台的围栏边,他没有看雪乡的景,只是专注地看着他,看他金色的发鬓被染成红色,看他的笑容在夜空中绽放,白嫩的手朝着下面的人群摇晃着。

 

嘉德罗斯闭上眼,任心脏跳动地越来越快。

 

他知道,这个人和他的笑容早就是他的了。


评论(14)
热度(35)

© 云柏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