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柏洱。近期咸鱼休肝中。
卡艾嘉金好文明。
全员cp乱炖ing…
拒嘉瑞嘉谢。

【嘉金】Travel-Day3

-Day 2 指路

-联动 @沉沉沉沉沉儿 

-第一站 哈尔滨


*1.12

 

“今天去吗!今天对吧,那个国际冰雪节???”金抓着嘉德罗斯的衣角,两眼闪闪发光,在飞机上看到宣传单的时候他以为到达哈尔滨的第一天就应该去了的,但是不知不觉去逛了不少哈尔滨的其他景点,这都已经在这里的第六天了,金实在是按捺不住,一大早就把嘉德罗斯堵在卫生间迫不及待的发问。

 

这一路上虽然也看过很多很多美丽的景色,但是松花江上,是有冰雕的吧!还有冰雪迪士尼乐园......金飞速的回忆之前在宣传单上看到的介绍,眼里的期待简直是肉眼可见。要是今天嘉德罗斯不带我去——金开始默默盘算着自己去松花江的几率有多大了。

 

......这个渣渣,真以为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吗。嘉德罗斯眼角一抽,看着金不自觉上扬的,却又不是那么友好的笑容,忍不住敲上他的额头。

 

“那就今天去吧。你这个渣渣别给我想什么其他的念头。”

 

金吐吐舌头,听到嘉德罗斯的肯定句之后迅速地离开卫生间,跑到房间里去找什么衣服又好看又暖和了,边找着,嘉德罗斯在卫生间里还能听见这个家伙兴奋地念叨着什么:“冰雕一定要拍得好看!可以和大家炫耀嘿嘿嘿......啊还有早一点过去可以看到哈尔滨的市民冬游吧!这么冷的天还能游泳真的还厉害啊......”

 

“都看得见的,所以别给我唠叨了,快去吃饭。”还在激动着的金被嘉德罗斯毫不客气地揉乱了金色的发丝,他有些恼怒地看向刚刚洗漱完毕的恋人,好像一只炸毛的小奶猫:“喂——头发本来在空调间就容易炸毛,你还要弄乱!这样之后拍照会不好看的!”

 

“你在质疑我的拍照技术?”

 

“......没有,嘉德罗斯你拍的照片特别好看!”

 

“那就赶紧的,去吃饭。去晚了玩不够可不怪我。”

 

*

松花江

 

“呜哇——这里就是松花江啊!”金扒拉着车窗边缘,因为外面风有点大,又在开车,嘉德罗斯就把车窗锁定了,不能开车窗的金只能隔着一层玻璃去欣赏一番松花江的景色,脸几乎都要贴在玻璃上了,又因为坐在前座系着安全带,姿势看起来着实有点别扭,但是金没有在意,他瞪大了眼睛,突然又扭过头对着嘉德罗斯建议:“这里冰真的很厚啊!我们是不是能够开着车在松花江上走啊!”

 

嘉德罗斯轻哼了一声:“渣渣,你瞎了吗,我们现在就在松花江上。”

 

“诶?”

 

听到嘉德罗斯的回应的金有点茫然,下意识的看向窗外,车子速度有点快,碾出的车印清晰的留在身后,从车身下一直朝着远处看,几乎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上面一层都是飘下来的雪,根本分不清这是陆地上铺的白雪还是冰面上的。但嘉德罗斯这么一说金就毫不怀疑的确定了——现在他们脚下的是松花江。

 

这个感觉实在是太酷了。

 

雪纷纷扬扬的还在下,勉强透过雪幕可以看清前方的松花江上伫立着各式各样的建筑,按照宣传单上的介绍来看,这些远观就让人激动的建筑全部都是由冰做成的,闪着的七彩的霓虹灯也是哈尔滨人们所制作的,外面包裹的是各式各样的精美的空心冰制工艺品。

 

车子飞快的向前行驶,附近还有一大块无比空旷的区域,但是人完全不在少数,移动起来的速度也很快,略微一想也就明白了那里大概是有人在溜冰,这里每年冰雪节举行的比赛不在少数,其中溜冰绝对是最受欢迎的项目之一。

 

滑雪、溜冰、冰球、冬泳、冰雕艺术......这一切汇聚在一起,才创造出了这样一个恍若魔法世界般的地方。

 

真是......太让人期待了啊。

 

和喜欢的人来到这样一个从来没有见识过的地方,去做以前鲜少甚至从未做过的事情。

 

“嘉德罗斯!你等一下教我滑雪溜冰吧!”

 

“之后也有时间教。今天时间不是很多,你确定不要多看一看比赛还有工艺品吗。”

 

“欸——之后是什么时候啦?”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好奇怪哦。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

 

“......”

 

“算了!到时候就知道了对吧?”

 

“嗯。下车。”

 

先前看着遥远的冰雕现在近在咫尺,而迎面见到的第一块冰雕就完全提起了金的兴致。

 

冰制的凤凰展开双翅,遮盖住了大片的地方,这块巨大的冰雕花了极大的功夫在凤凰的羽翅上,冰色的羽毛削的极薄,几乎变为透明的颜色,雪还在下,凤凰的翅膀和背部都盖上了薄薄的一层雪,更添了几分仙气。

 

嘉德罗斯拿出照相机,金在一边指手画脚,一会儿说这个角度拍这不漂亮,一会儿又说这么拍羽毛看不出来是透明色了。本来耐心就不是很足的嘉德罗斯最后丝毫没有犹豫的亲了上去,然后左手按下了照相机的快门键,拍到自己想要的照片又没有被吵到的嘉德罗斯最后满意的松开了金,留着金一个人愣愣的还待在原地,只是脸部急速升温涨红,几乎变成了一个红苹果。

 

“我明明好心告诉他到底怎么拍好看......?为什么要阻止我说下去!!!”

 

......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白痴嘉德罗斯!!!

 

金愤愤地剁了一下脚,好像没感受到心跳正在逐渐加快,他把大半个脸都用围巾和帽子遮住,然后追上了在前面小摊处停留着的嘉德罗斯。

 

刚刚跑过去,金怀中就被塞进了一个闪着金色的光的东西,隔着手套他还是打了一个哆嗦,然后细细地看了看嘉德罗斯给他的东西。

 

一个冰制的提灯。雕刻的是一个很可爱的小狗,体内放入的灯是金色的,于是本来应该是透明的颜色的小狗也通体发着金色的光。金看了许久,然后抬起头,正正好对上了嘉德罗斯的眼眸。于是他就歪着头笑了一下,开玩笑的问他:“这个是刚刚亲我的补偿吗?”

 

“补偿?”嘉德罗斯反问回来,提灯的光晕映在他的身上,染得他的睫毛似乎和他的发丝一样,都变成了金色。然后他凑过去,再一次吻住了金。

 

“这是你要给我的报酬才对。”


评论(6)
热度(14)

© 云柏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