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柏洱。近期咸鱼休肝中。
卡艾嘉金好文明。
全员cp乱炖ing…
拒嘉瑞嘉谢。

【嘉金】Travel-Day4

-Day3指路♪

-联动 @沉沉沉沉沉儿 

-第一站 哈尔滨

 

*1.15

 

如金所愿在哈尔滨的冰雪节上疯玩了两天,嘉德罗斯便驱车带着他去下一个目的地,不过这一次他将房间退掉,并且让金整理好自己的行李要一并带走。

 

金歪了歪头,显然开始怀疑是不是旅途已经结束了,但他还是乖乖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把行李提下楼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询问了一下嘉德罗斯:“我们这是要去飞机场吗?”

 

嘉德罗斯看了他一眼,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不是。你想回去了?”

 

“没有没有!只是因为收拾行李了嘛,是谁都会以为这是要打道回府了的吧!”

 

“还有一段时间我们才走。现在赶紧的上车,把水从后备箱拿出来,渴的时候喝。”

 

金小声的“哦”了一声,也就自然而然的转移重点,他把水拿出来,然后钻进车内,开始寻思起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是哪里。

 

果然。直接问会比较好吧——

 

金转转眼珠,瞅瞅一旁认真开车的嘉德罗斯,开始了漫长的软磨硬泡的时间。

 

*

 

“告诉我又会怎么样嘛!你就说说看呗,至少让我期待一下——”

 

“说了你也不知道,没见过世面的渣渣还是闭嘴吧!”

 

什......!你这个家伙难道不也是第一次来!!!金气结,几乎要从座椅上跳起来,但是又被尽职尽责的安全带拖了回来,顺带着一口气没喘上来,错过了最好的反驳时间。于是他闷闷的缩进座椅中,抱紧了他带过来的矢量箭头抱枕,将脸整个埋了进去,不出嘉德罗斯所料,这个家伙开始一个人默默的叨叨。

 

“嘉德罗斯是小气鬼。”

 

“好过分哦,告诉我一下居然都不愿意......”

 

“还度蜜月呢......”

 

“我们之间爱情的轮船要翻了,要翻了哦?!”

 

......烦死了。

 

嘉德罗斯终于忍不住抽了抽眼角,从方向盘上腾出一只手来提着金的后领,让他的脸从抱枕中露出来。被强行刨出来并中断了抱怨的金忿忿然地瞪向嘉德罗斯。开始了第二轮的斗争。

 

——我就不信你不心软!

 

“快说!”

 

“不。”

 

“哎呀你说了我就不烦你了嘛......”

 

“那你猜好了。只要你这个渣渣猜得出我们去干什么,我就告诉你。”

 

“这谁猜的出来!!!”

 

金泄了气,跌回自己的座椅上,将另一个矢量箭头的小枕头垫到脑后,开始动脑。毕竟嘉德罗斯这么说,那他总是有提到过的,也就是说,自己还是有一定几率猜得出来才对......

 

但是这两天玩的太疯了,完全不记得嘉德罗斯有说过什么了!

 

金哀嚎了一声,再次选择把自己埋入抱枕开始自暴自弃,叹气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大,连车内放的音乐都盖不住。

 

啧。

 

明知金其实只是在消磨时间的嘉德罗斯终于还是没忍住了,难得一次心软了的他出声提醒:“刚到松花江的时候,你对我说了什么?”

 

“欸?”金从抱枕中抬起头来,皱着眉顺着嘉德罗斯的话回忆了一下;“我记得......因为当时看到有人在溜冰——”他瞪圆了眼,扭过头去看嘉德罗斯,笑嘻嘻的开口。

 

“我让你教我滑雪和溜冰的来着——你当时说之后会教我,就是到达目的地以后吗!那那里肯定有滑雪的地方和溜冰场!!!”

 

“行了,都猜出来了,你这个渣渣可以安稳一点了吗?”

 

“等等等等!”敏锐的察觉到嘉德罗斯的语气有一点点敷衍的感觉,金迅速反应了过来:“你还是没有告诉我我们去哪里!”

 

......居然不上当。

 

嘉德罗斯面色复杂,猛地一打方向盘,来了一个大转弯。金随着这个大转弯晃了一下身子,然后听到了嘉德罗斯的回答。

 

“风车山庄。”

 

*

亚布力风车山庄

 

“亚布力风车山庄,现更名亚布力阳光度假村......”金念着手机上查来的资料,望了一圈四周,低气压几乎肉眼可见。

 

“这么说......这里是没有风车的吗.....”

 

的确,车子停下来的地方白雪皑皑,远远地看得到几个穿着大红色滑雪衫的人在略高的地方滑雪,但是无论怎么看,都没有一处能看得到名字中的“风车”二字。

 

难怪要改名......金在心里默默吐槽,连带着也把嘉德罗斯槽了进去,毕竟听到嘉德罗斯说出这个山庄的名字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想着嘉德罗斯所说的“风车山庄”,这么一听,任谁都觉得这里会有风车的吧!结果到这里什么都没有,嘉德罗斯这个家伙,果然是故意的吧?

 

像是接收到了金哀怨的视线,嘉德罗斯若有所感地扭过头来,视线撞上了金鼓起来的脸颊,恋人怨念的眼神让他心情莫名其妙的开始好了起来,大概是恶作剧成功了之后有了点成就感——不,这么解释有点掉价吧。总之,他好心情地矮下身子,把金的手机轻而易举地拿过来,往下面翻了一点:“渣渣。看介绍也不看全,真当这里没有风车吗,你别真是个傻子吧。”

 

“你才傻子!”金条件反射地怼了回去,然后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了嘉德罗斯所表达的意思,他急吼吼地抢过自己的手机,盯着上面黑色的字:“风车山庄不仅包括了整个亚布力滑雪场、风车度假饭店、风车网阵和天印湖,此外,这里还建有高尔夫球场、康乐中心、网球场等游乐设施.......”他歪头看了良久,最终还是没忍住想问一下嘉德罗斯这段语言到底有表达什么,但是一抬头,他就看见嘉德罗斯满脸挑衅,好像把“果然是渣渣这都理解不了”这句话都写在了脸上,于是金迅速地低下了头,再一次返回去阅读了这一行字。

 

......不管怎么样,死都不要被嘉德罗斯嘲笑!

 

虽然已经被嘲笑过很多次了。

 

金在心里给自己默默打气,然后突然间,他反应了过来。

 

“不仅包括了整个亚布力滑雪场......”他朝着雪坡那边的人们望去:“还有风车度假饭店——这么说,果然这里是有风车的!只是不在这里而已!”他恍然大悟,然后又得意地对嘉德罗斯做了个鬼脸:“你看,我完全能明白的嘛——赶紧的赶紧的,我们去看风车吧!反正酒店也在那里!”

 

只有白痴才会猜那么久吧。嘉德罗斯翻了一个白眼,接下了金的话头:“你不是说要学滑雪?现在怎么又急着去看风车了。”

 

“哦......对哦!”金点了点头,迅速改变了计划:“那我们现在就去滑雪吧!要换衣服对吧!在哪里换呀?说起来嘉德罗斯你会滑雪吗,要是你不会的话不就不能教我了......那要不我们找个教练?不是说这里以前还给运动员进行训练的吗,那这里一定有很厉害的人!”

 

嘉德罗斯默不作声地听着金发表着自己的期待,带着他往一边的更衣室走去,另一只手提着他们要换的衣服。只是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哼”了一声,满脸的不屑:“那也没我厉害。听好了,渣渣,我会教你的。”

 

就等他这句话。金笑弯了眼,把自己的滑雪服穿好,然后在自己的靴底装上滑雪板,拽着嘉德罗斯就朝滑雪场走去。

 

嘉德罗斯任由着金拽着他的袖子,用空着的右手拿过四根滑雪杖,然后和金一起扑进了白雪中。

 

*

 

“先在平坦的地方站好了,别跑到有坡的地方去。”

 

“然后保持平衡。”

 

嘉德罗斯后退了一点,看着金严格遵守自己说的话,微微点头:“好了。滑吧。”

 

“???”金显然没有料到嘉德罗斯下一句话是这个,但是他还是挥动自己的滑雪杆,插入雪中向前推了一下。

 

然后由于推力太过猛地摔进了雪里。

 

“噗哈——好冰啊!!!”金从雪地里抬起头来,金色的头发上挂上了不少白色的雪,随着他摇摇晃晃站起来的动作一点点向下滑去,最后又掉进已经多出了一个人形雪坑的雪地里,混为一体。

 

“你运动神经这么差?”嘉德罗斯把剩下的雪从金的头发上掸下来,看了看金的脸,就连他的睫毛上好像也沾上了一点点的雪粒,但是不怎么碍事,嘉德罗斯也就没管,金显然还想再尝试一番,只不过嘉德罗斯虽然滑的好,却是完全的无师自通,完全不擅长教别人怎么去滑雪,金看起来倒是看得开,嘉德罗斯不会教自己这一点他早就清楚,最开始那几句话差不多也是他能说出来的极限了,接下来就自己领悟好了......

 

金的动作停了一下,回忆起之前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在雪地里来一个空翻的动作,陷入了沉默。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嘉教练,我学不会。

 

虽然滑雪的确很有趣,不过果然还是等之后有教练或者其他会滑的而且不像嘉德罗斯这样简单粗暴的教学的人来之后再学吧。至于现在嘛......

 

金突然丢掉滑雪杖,然后蹬掉滑雪板,朝着身后的嘉德罗斯扑去:“接住啦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显然是猝不及防,他本以为金应该还会不抛弃不放弃地再练习一下,毕竟已经期待了很久,所以他刚才也在思索怎么样才能稍微地教一下这个渣渣......

 

于是这个时候他只来得及伸出手去,滑雪板也被蹬掉,然后被金抱了个满怀,一起摔进了雪地里。

 

金趴在嘉德罗斯身上,雪地里再一次凹下去一个人形坑,只不过这个比刚才那个还要再深一点,金的头发也再一次地沾满了雪花,不过他看着嘉德罗斯,乐得吃吃的笑起来:嘉德罗斯垫在他身下,几乎完全陷入雪地里,脸上也沾满了雪,此时正以杀人一样的目光盯着他,但金完全不怕,而是凑到嘉德罗斯的耳边,说出来的话轻轻地,暖气呼在嘉德罗斯耳边。

 

“嘿嘿,我抓住你了哦。”

 

“......”

 

蠢货,心这种东西,早就被你抓住了。



***Attention:最后一段出自 @宋好梦.  她说的这段情景超甜ww

评论(4)
热度(11)

© 云柏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