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柏洱。近期咸鱼休肝中。
卡艾嘉金好文明。
全员cp乱炖ing…
拒嘉瑞嘉谢。

【卡艾】Little Girl

-是欠的一份卡艾

-年龄操作有,是大学生卡×中学生艾


*

——隔壁有两个吵闹,每天都能闹腾到很晚的小孩子。

 

卡米尔合上书本,轻轻叹了一口气,看了眼挂在墙壁上的时钟:夜晚十点。

 

这个时间初中生都那么精神吗?他摇摇头,把台灯关上,良好的生物钟促使他现在就上床,以便睡眠充足。

 

对面的声音吵嚷到连墙壁也在震动,他酝酿了一会儿睡意无果,终于在新一轮的摇滚音乐到达高潮的时候敲开了隔壁的门。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在听见敲门声的瞬间平息,整个楼道中没有了音乐造成的回声,恢复了往常的安静平和。卡米尔看到面前的门开了一道小缝,深蓝色眼睛的弟弟露出半个脸来:“抱歉......我们不小心忘记了时间,打扰到你了吗......?”

 

不,打扰到我的明显不是你。

 

卡米尔默然地朝门缝里看了眼,一撮耀眼的红色一闪而过,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女孩子嘀嘀咕咕的声音,不用猜就知道这个家伙在说什么,总归是类似于“干什么啊老管着别人......”“埃米你别管他啊音乐又要关上了...!”“死面瘫,最烦了!”

 

......到底是谁比较烦啊。卡米尔习惯性的去压帽檐,手已经碰到发梢了才想起刚刚自己已经打算睡觉,怎么还会戴着帽子。于是最后他微微朝着懂事的弟弟点点头,又警告性地朝里面看了一眼,他知道她看的到——里面的女孩子立刻噤声了,紧接着是拖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最后随着关门的声音一起归于寂静。

 

埃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里悄悄为姐姐捏了把冷汗,目送着隔壁邻居回到自己的公寓扣上门,终于忍不住缓了缓,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听到身后姐姐不满的大喊——

 

“啊啊啊啊啊啊我才不要早睡!”

 

“老姐,现在已经十点多了......明天还要早起的......”

 

说真的,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孩子。卡米尔听到隔壁还有阵阵声响,但至少没有之前那样扰人的音乐再出现了,再说——他也的确是困了,听着对面绝不算是好听的声音,不知不觉地,他就睡着了。

 

 

 

*

——隔壁有一个冷淡,每天都是一副平淡面瘫脸的人。

 

“烦人的家伙、我昨天明明还可以嗨很久,玩乐的兴致都没那个家伙搞没了啊!”

 

艾比戳着面前饭盒里的饭粒,迟迟没有往嘴里塞一口,一个人说得起劲,坐在她对面的埃米幽幽地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打算提醒一下自己的姐姐:“可是你面前的饭还是对面那个‘烦人的家伙’做的哦。”

 

“呜......!”

 

“不管怎么说,爸妈都出去的这段时间,还是卡米尔先生在帮我们做饭吧,老姐你这样会不会也太过了......”

 

“我——”艾比试图再反驳几句,但却无奈的发现埃米说的一句话都没有错,她只好愤愤地瞪了弟弟一眼,后者则迅速叼着蛋卷扭头当作刚刚什么都没有说过的样子。她又盯着自己的弟弟看了半天,然后思绪忍不住飘到了昨天晚上那个催自己睡觉的家伙身上。

 

说起来......那个面瘫昨天晚上眼睛下面好像有点黑眼圈,前天晚上也没见他来催睡觉,果然当时是熬夜了......?不,这些也和我没关系!啊但是果然干了不好的事情吧......那个面瘫不会过来找茬吧!但就算如此、本、本小姐也不会去道歉的!顶多今天乖一点早点睡就好了吧!呜,游戏果然今天又不能通宵打了吗......

 

“老姐?老姐!”

 

“嗯......啊?叫我干啥?”艾比猛地惊醒过来,才发现刚刚一直在思考关于对面邻居的事情,连弟弟叫她都没有听到,埃米倒是习以为常了的样子,示意她看自己的饭盒:“虽然老姐你在认真担忧并在考虑道歉这件事情我很感动,但是马上午休就要结束了,你饭只吃了一点点欸。”

 

“?!”艾比条件反射地朝着自己腕上的手表看去,的确是还有一小会儿就要打上课铃了,她加紧速度朝着嘴里扒饭,浑然不觉自己最近颇为在意的“淑女形象”已经丢的连点渣都不剩了,快要把最后一点土豆丝吃完时,她才突然想起刚刚埃米说的话:“你怎么知道姐在想这些?不对,我根本没有打算道歉——和那个家伙道歉?他的脸让人一点说话的欲望都没有!”

 

早知道会这么回答了。埃米摇摇头,不打算把之前看到艾比紧皱眉头嘴里念叨要不要道歉的事实说起来,顺便咽下了关于第一次见面时艾比偷偷对着他说“这个邻居长的有点小帅”的事情。

 

......老姐肯定会迅速否认然后暴力对待我吧。

 

埃米摇摇头,铃声在这时恰好响起,姐弟俩迅速理好饭盒,朝着自己班级飞奔过去。

 

 

*

差不多——是在一个月前吧。

 

那个艾比本来很有好感的邻居,在被姐弟俩的父母由于要外出三个月的理由拜托照顾艾比和埃米之后,基本上变成了他们的临时监护人了。

 

本来还有着属于少女的粉红色气泡的艾比终于在相处的第三天绝望的发现——自己的邻居就是一个面瘫,没有情趣,每天生物钟准时的让人害怕的家伙。

 

一大早六点左右就叫他们起来,然后六点二十开始吃早饭,四十分准时踏出家门......

 

这不是我想要的没有父母在家时的生活!

 

艾比默默在心里呐喊,对着走在自己前面的那个家伙做鬼脸,没有考虑直接出言抱怨的原因是这个看起来很乖巧的大学生骨子里性子和他那个偶尔来串门的表哥一样的恶劣!每次闯祸的时候都会拿出手机,点开自己父母的电话......

 

短短没几周就被家人在电话里训了好几遍的女孩子呆毛都焉了,后来就稍微收敛了一点自己调皮的性子,每天乖乖地跟在这个在内心被扎小人不下十次人身后,完全是一个好妹妹的形象,只是看起来有点无精打采而已。

 

——而二十厘米的身高差很好的避免了小女孩看到前面的黑发青年嘴角微微勾起的笑。

 

这样的日子还要再持续多久啊......

 

女孩子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踢起路边的小石子,又偷偷去看青年的侧脸(虽然对她来说还是很困难的),帽子和黑色的碎发挡住了他的大半个脸,女孩跟着少年,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邻居是个又帅气,又性格超恶劣的人。

 

女孩子的影子在清晨的阳光下映在了墙壁上,看起来纤细瘦长,而影子的拥有者走着走着,突然就红了脸,然后慌乱地把兜帽套到了自己的头上,青年上次在游乐场买的小猫发卡好好的戴在头发上,随着自己特意留的姬发垂到了兜帽的外面。

 

但果然,是个温柔的,相处久了会忍不住对他动一点粉红色的小心思的家伙。




-小唠叨

是第一次写卡艾...!稍微有点点短了,之后可能还会再修改什么的,因为设定艾比是个青春期的小女孩,所以才想这样写写看!然后也当交党费了!(喂)

之后也会写很多小甜饼(因为只会写甜饼了)!还请卡艾的朋友们多多指教嘞!

评论(14)
热度(66)

© 云柏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