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柏洱。近期咸鱼休肝中。
卡艾嘉金好文明。
全员cp乱炖ing…
拒嘉瑞嘉谢。

【凯金】Village

-魔女凯×魔法师金

-骰输、大概会有后续

 

*

“凯莉!”

 

“现在的我已经会好多魔法啦——”

 

该死。

 

凯莉和魔法师明亮的蓝色眼眸对视片刻,随即她愤愤地咬碎了嘴里那颗草莓味的棒棒糖。

 

她居然觉得这一刻这个本来应该一无是处只能够被她调戏一下的家伙突然长大了许多,甚至让她的心脏突然砰砰直跳。

 

魔法师背后是璀璨星空,身边的篝火噼啪作响,他站在她面前,眼里只有这个孤独的魔女。

 

*

——登格鲁村,确实是有这么一个地方的。

 

这里是魔法师们的聚集地,同时,在登格鲁村也会举行一年一度的盛典,名为“登格鲁祭”,在这场祭典中,数以千计的魔法师都会来到这个村庄,进行学术交流,这也同时是一个交友甚至是猎艳的好机会。当然,这里需要补充的是,通常外界所传的是登格鲁村只是一个村民全部都是纯血统的魔法师的村庄,而在登格鲁村会举行关于魔法师的盛典,仅此而已,事实上魔女们也是这座村子里的常客,例如某位黑发的大小姐——一年一度的登格鲁集会上,总能看到她的身影,关于这位魔女的事迹早已传的沸沸扬扬,新人杀手、冷血的魔女,人们总是在暗地里这么评论着她,但却从未听到这个女孩因为这些称呼而发怒的消息,她似乎只是热衷于找点乐子而已。毕竟,在登格鲁村里,根本没有几个人能伤到她一分一毫,不如说不要招惹上凯莉大小姐已经变成了人们的本能一般,她确实很美丽,追求者也不在少数,但所有仰慕者都只能远远地观望她,不知情的人可能还会笑着调侃一句这莫不是传说中的“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知情者要是听到这话,怕是会迅速反驳“还不知道是谁调戏谁呢。”又或者是——

 

“还不知道是谁杀死了谁呢。”

 

*

于是这一年,凯莉依旧一个人坐在村庄的酒吧的角落里,状似漫无目的的瞥向酒吧中心那群显然已经喝醉了正在吹嘘自己这一年的光辉事迹的魔法师们那里,搜寻着自己想要的猎物——不过一年又一年过去,猎物也不如从前好找了,不知是不是以前太过出风头的原因,估计现在只有傻子没有听说过“凯莉”这个名字,又或者没有听说过那黑发蓝眸的魔女的名号了。凯莉默不作声地看了眼身边一圈空着的座位,幽幽地叹了口气,就在她准备起身前往下一个酒吧的时候,一个热情的声音却刚好叫住了她。

 

“那个——你好!你怎么一个人待在这儿呀?”

 

……有意思。凯莉挑高了眉,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大男孩——衣服还有些大,导致他走起路来还有些磕磕绊绊,一头耀眼的金发,还有明亮的蓝色眼眸,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脸上挂着白痴一样的,一看就知道好骗的笑容——得了,刚刚说的傻子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于是她又坐了回去,对着男孩招招手,示意他也坐下来,然后笑眯眯地开了口,甜美的音调状似一个人畜无害的小女孩:“我在等一个魔法师来和我交朋友啊——比如说,你叫金是吧?我是凯莉。你要和我一起玩吗?”

 

“你怎么知道的?”金惊讶地瞪大了眼,然后眼里的惊讶迅速地转为了崇拜:“哇——你难道会读心?我刚刚还想着怎么作自我介绍呢!”

 

真的是傻子无误了,而且刚刚她分明已经把真名报出来了,这个家伙难道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她吗?凯莉心里暗自翻了个白眼,并没有去提醒金他的长袍上歪歪扭扭的绣着他的名字,金也没有再刨根问底,而是转而接下凯莉的话头:“——你刚刚说要和我交朋友是吧!那真的太好啦!我还是第一次作为魔法师来参加这次集会!因为我现在终于开始学魔法啦!姐姐说我已经可以算是个魔法师了,但是我对魔法的掌控能力还不是很好……”

 

哦?这么说这个家伙应该是登格鲁村的原居民吧……就这样居然也没有听过自己的名字么……说不准有诈。凯莉一边听着金在巴拉巴拉,他几乎要把自己的老底都扒出来了,什么姐姐的名字叫秋啦,有一个很厉害的发小叫格瑞啦……等等。格瑞?

 

“你说你有个发小叫格瑞?”凯莉皱着眉打断了滔滔不绝说个不停的金,对方被截住话头,愣愣的扭头看过来,面前的女孩子齐刘海下的柳眉皱在一起,却仍是清秀的模样,他怔了半天,直到发现对面的女孩子不耐烦了开始瞪他才反应过来,忙回答:“对,我发小是叫格瑞,他真的是个超级厉害的魔法师!”

 

……难道真的只是单纯的发小关系?那个上次害的自己吃了大亏的死面瘫居然有这么一个傻不拉几的发小?说不准是又来找自己茬的……但是那个大才子估计没有这个兴趣,而且就算有也不应该派这种刚刚满14岁的傻小子吧,或者是这都是他装的?但是没有看出来……凯莉盯着金看了半天,脑子飞快的思考着,那双盯着金的蓝眸亮极了,就那么直直的看过去,饶是粗神经的金都有一点点内心发毛,说话的声音都渐渐的弱了下去,最后小心翼翼地探过去问:“……格瑞怎么了吗?”

 

“嗯?啊……这个……”凯莉猛地回过神来,面前的孩子满脸的不安,似乎是在担心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不过照这么继续不安下去可能会变成怀疑自家发小和面前的女孩子有什么血海深仇……想到这里,凯莉毅然决然地断了他的念想:“没什么,只是你发小太有名了,所以稍微的有点吃惊,他那么知名的家伙,这次没来?”

 

“没有来啊——”金微微嘟起嘴,似乎有些抱怨,还有些婴儿肥的脸蛋做着这个动作,看起来可爱极了,凯莉暗地里咂舌,刚刚一个小插曲差点忘了要把这个猎物拐走的重头大戏了………男孩还在那里一个一个数自己的发小的好处,听着听着凯莉心里突然就没了底,这要是再被那个家伙因为这么一个蠢家伙找上门来——虽说那个人看起来根本就是个独行侠,没想到居然还有个发小,若是很重视他的话……

 

不如放弃?她涂了亮粉色指甲油的手在桌面上一下一下地敲着,权衡了一番利弊,还是有些扫兴地打算放弃把这个家伙塞进自己的收藏室的念头,不过——玩一玩还是可以的吧?她转了转眼珠,打定了主意。

 

“喂,你的魔法怎么样?”她单刀直入,这么问对面的少年。

 

“——欸?”

 

金眨眨眼,面前的女孩子和他的姐姐性格截然不同,问的问题也各种各样,而且中间基本上没有任何关联,是个奇怪的人吧?但是还是很好相处的一个人……他想了想,回答凯莉:“大概是能够变出仓鼠的那种水平吧……”

 

“仓鼠?你还是个魔法师吗?!你去当个魔术师好了,包吃包赚!”凯莉猛地呛了一下,刚刚缓过来就不客气地嘲讽起了面前的这个家伙,现在的魔法师已经这么弱了吗?居然只会变仓鼠……

 

“因为我才成为魔法师不到一个月啊!姐姐说要慢慢来,我看这个魔法很有趣我就学了!”

 

“……那你变一个我看看。”

 

“哦!没问题啊!”金兴致勃勃地用手在空中绘出图阵,嘴里还念念有词地说着什么,然后法阵闪起了白光——

 

“砰!”

 

“怎么回事?”

 

酒吧里正在狂欢的人们一个个朝这里偏过头来,最靠里的桌子上弥漫着一阵阵的白雾,木质的桌子也被炸没了一半,老板举着酒瓶挤过人群,嘴里叫嚷着要赔款,没想到白雾散去之后,却没看到一个人,估计是施了转移魔法,人们没看到乐子,便散去了,徒留老板一人对着毁了一半的桌子吹胡子瞪眼,却又无可奈何。

 

——酒吧屋顶。

 

“咳、你这个小子……杀伤力怎么这么大啊?那个图阵怎么看也不像是变出仓鼠的图阵吧?本小姐的衣服都被你弄脏了!弄脏了!你赔吗?”凯莉边拍着身上刚刚沾上的灰,一边没好气地训着旁边那个被灰尘搞的灰头土脸的男孩,对面倒是知得错,挠挠头哈哈笑着应了,然后又是由衷的夸奖:“凯莉你好厉害啊——居然可以瞬间把我们都带到屋顶上来!我也想学这样的魔法!你能教我吗?能的吧——教一教我嘛,刚刚的魔法!”

 

“不·要·拽·本·小·姐·的·袖·子!你要赔我的衣服!而且就你这三脚猫功夫,你居然还要我教你魔法?想得美!本小姐走了。今年的集会马上就要结束了吧?赶紧去找你的亲亲姐姐和亲亲发小吧!”

 

“等等——凯莉!”看着女孩转身就走,金慌了神,但还是乖乖松开了对方的袖子,他站在屋顶踌躇了片刻,最后对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大声喊着:“喂——凯莉!我明年一定会学到很厉害的魔法给你看的!那个时候你一定要教我魔法啊——我会证明我自己的!”

 

……谁要教你魔法啊。这个家伙简直就是我今年最大的败笔!凯莉从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三下五除二拆了包装塞进嘴里,轻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只是,就算含着棒棒糖似乎也不能止住她嘴角的笑意。

 

——那就明年再见。

评论(2)
热度(32)

© 云柏柒. | Powered by LOFTER